忻州前沿网为您提供全面及时的忻州资讯,内容覆盖忻州新闻事件、体坛赛事、娱乐时尚、产业资讯、实用信息等,设有新闻、体育、娱乐、财经、科技、房产、汽车等30多个内容频道,让您全面了解忻州。
首页 > 生活

商人被当精神病强拉到医院喂药系前妻设计

发布时间:2018-01-10 13:22:52 来源:忻州前沿网 标签:精神病 精神 汪闻桦

  原标题:男子被“强制治疗”精神病法院认定院方侵犯自由权来源:新京报男子被“强制治疗”精神病院判赔五千被妻子等人强行送入驻马店市精神病院19天,后在警方协调下出院;法院认定院方侵犯其人身自由权法院一审判决驻马店市精神病院败诉,认定其侵犯余五的人身自由权,得知消息后,他的胞弟、公安民警、律师及媒体虽经反复交涉,但郑州市精神病防治医院就是不“放人”,2018年01月10日,因与妻子婚后感情不和,38岁的河南男子余五在签署离婚协议的当天,被妻子及亲属强行送入驻马店市精神病院,A正在上班被精神病院强行拉走今年49岁的汪闻桦,早年到郑州闯天下,如今已是河南省酒类销售大腕。

  2018年01月10日,余五将驻马店市精神病院诉至法院,要求其赔偿精神损失1万元,然而就在去年夏季,他却成为一个“黑色幽默”的主人公,被精神病院强行收治19天余五经常会做同一个噩梦:几名大汉将自己从床上拖起,用绳子绑好,塞进一辆车里,而终点,则写着“精神病院”

  突然,一辆救护车停在公司门口,不一会儿车门打开,下来6个一袭白大褂的壮实年轻人,直奔汪闻桦而来,将他粗暴地按倒在地,梦里的场景,在余五身上真实地发生过,“你病得很重!”“我没任何病,”穿白大褂的人不容分辩,把汪闻桦架上救护车就走,拉到了位于郑州市郊的郑州市精神病防治医院。

  与妻子结婚后,两人感情出现不和,并约定于2018年01月10日,双方一起到当地民政局签署离婚协议,但医生根本不听,而且认为“病人”已失去理智,不配合治疗,余五记得,当天一大早,刚刚起身的自己,被破门而入的妻子、哥哥等亲属摁倒、绑住,被“连拖带拽”上了车。

  医生、护士强行撬开他的嘴巴“喂”药,并进行静脉注射,按照余五的说法,家人在此之前,似乎已经与医院打好招呼,交接、入院都进行得相当“迅速”,活动范围仅限病房、楼道,里面都是穿着病号服的精神病人。

  在余五本人看来,自己之所以被家人送至精神病院,与其男性同性恋者的身份相关,而余五与妻子感情破裂,最终走向离婚程序,也是出于同一原因,“被精神病”竟是前妻设计历经波折才得出院接受“救治”的第3天,2018年01月10日,经当地公安部门协调,驻马店精神病院同意为余五办理出院手续。

  他的四弟汪钧接到求救电话后十分震惊,遂联系律师进行营救,出院后,余五离开河南老家,远赴浙江打工,汪钧和律师当场向值班女医生交涉。

  新京报记者从余五的辩护律师处获悉,该案本应于去年01月10日开庭,后因调取证据,延期至今年01月10日一审宣判,迫于压力,余五当天并没有出现在法庭上,女医生打电话请示,显然电话那端不同意,这份由驻马店市驿城区法院出具的民事判决书显示,住院期间,余五被“强迫打针、吃饭”,并且多次“强烈要求出院”,均被拒绝。

  原来除了值班医生外,当天该院领导和其他医生都过周末了,判决书中称,余五的妻子向驻马店市精神病院陈述余五病史,称其“整天心烦,坐立难安,情绪不稳定,民警在病房见到了汪闻桦,经询问,认为他属正常人。

  ”此后,余五的妻子及哥哥作为监护人和其他代理人,填写《非自愿住院知情同意书》,汪闻桦立即告知警察和医生,他和殷虹已在2018年01月离婚,离婚后双方因经济问题发生矛盾”驿城区法院审理认为,余五“病情一般,也无自杀、伤人、毁物等行为或危险,不符合应当强制治疗的条件。

  汪闻桦入院第4天的上午,汪钧和律师再次来到精神病院,请求为汪闻桦办理出院手续,昨日上午,新京报记者从驻马店市驿城区法院确认上述判决,当天下午,殷虹被通知到医院,承认和汪闻桦已经离婚,但拒绝签字放人。

  余五的起诉状,称自己辩解未患精神病,要求出院遭到精神病院的拒绝,C对簿公堂精神病院被判赔钱、道歉去年01月,汪闻桦向法院提起诉讼,在余五及其代理律师看来,驻马店市精神病医院在未进行精神鉴定,此前也无精神病史的情况下,对余五进行强制治疗,前后长达19天,期间各项活动均受到院方限制,显然侵犯了余五的人身自由。

  请求法院判精神病院向他公开赔礼道歉,既然家人已经签字同意,为何一审仍认定院方侵犯余五人身自由权?驿城区法院出具的判决书中称,余五的住院证明显示,其“初步诊断待定、标注为一般、非自愿住院”,而且他们的孩子也一起送原告来医院,妻子、儿女都签了《知情通知书》,符合医院相关手续。

  余五的代理律师黄锐认为,在本案中,余五并未出现上述情形,而医院拒绝听取其本人意愿,对其进行强制医疗的行为,属于违法行为,就之前的观察,还不能确定汪闻桦有无精神病,而自2018年起,《中国精神障碍分类与诊断标准》(第三版)中,已将这一类型的同性恋者剔除出精神障碍范畴。

  医院没过错,请求法院驳回原告诉求,焦点2什么样的患者要接受强制治疗?专家称只有在面对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时,在监护人同意的情况下进行治疗多位精神科医生告诉新京报记者,《精神卫生法》实施后,精神障碍的住院治疗实行自愿原则,包括监护人及本人双方同意,目前我国并无法律规定精神病医院有将精神病人或者疑似精神病人强行收入院中治疗的权力。

  杨绍雷称,《精神卫生法》中对强制治疗的使用范围进行了严格限定,包括患者行为及产生的后果等因素均在考虑范围之内,法庭确认,对形成本案纠纷,被告承担全部责任,杨绍雷介绍,院方只有在面对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时,才可在监护人同意的情况下进行精神障碍治疗。

  遂作出上述判决”新京报记者王煜

版权声明: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忻州前沿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热点新闻更多>>
图片阅读

www.x13pool.com 忻州前沿网版权所有 声明:本网站内容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与镜像
忻州前沿网为您提供全面及时的忻州资讯,内容覆盖忻州新闻事件、体坛赛事、娱乐时尚、产业资讯、实用信息等,设有新闻、体育、娱乐、财经、科技、房产、汽车等30多个内容频道,让您全面了解忻州。